首页 > 财经列表 > 财经详情

科创板脚步临近 创投机构蓄势待发

发布时间:2019-01-18 11:21:46

  科创板的准备工作牵动着整个大奖的神经。


  近期,有消息指出,科创板规则征求意见稿的大方向已定,部分细节在做最后修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指日可待。


  与此同时,上交所日前已经与大型头部券商沟通了项目储备情况,创投机构也在积极筹备。证券时报记者咨询多家知名创投机构时发现,部分机构已经与头部券商开展紧密合作,筹备优质被投创新企业申报科创板。


  机构关注流动性与交易量问题


  日前在2019“陆家嘴资本夜话”年度高峰论坛上,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大奖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就科创板企业选择、娱乐者门槛等热点问题作出了表态。他直言,VIE架构和红筹股都可以在科创板上市,并且将设置娱乐者门槛以及上市官方网站退市条件。


  对于VIE架构和红筹股允许在科创板上市的表态,达晨创投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要考虑退出时候的因素。此前有娱乐VIE架构的官方网站,比如分众传媒尚未推出,最终这些企业真实的娱乐回报如何才是决定性因素,上市仅仅是第一步,能退出帮娱乐人赚到钱才行。


  “作为股权娱乐机构,我们最关注的还是科创板的申报条件。”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科创板有望实现大奖期待已久的一些制度创新,如实行注册制、放开同股不同权要求、放开盈利要求、促进自主创新、高科技企业以及吸引注册地在海外的企业或海外娱乐者直接参与等。


  尽管当前科创板的具体规则制度仍未尘埃落定,但业界人士预估,科创板大概率仍然会设置营业额或者利润的要求。


  据毅达资本创始合伙人黄韬目前了解的情况,科创板的标准讨论主要关于三大方面:一是行业范围,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成为聚焦点;二是年增长情况和研发投入;三是财务指标要求。


  在制度设计中,黄韬认为,适当的娱乐者门槛标准和完善的退市制度是至关重要的。他表示,此前新三板的困境一定程度上由于娱乐者门槛标准较高,导致有限的合格娱乐人才能参与,大奖流动性较为匮乏;其次,完善的退市制度可以避免出现新三板“只进不出”导致的堰塞湖现象。与此同时,他还建议,应当充分借鉴纳斯达克和其他较为成熟的国外资本大奖,在调整上市门槛的同时不断完善证券娱乐领域的相关配套制度和法律,例如加强对证券造假的处罚力度等。


  华睿娱乐董事长宗佩民也建议,可以在总结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经验教训基础上,真正推出与国际接轨的制度,如果试验成功,对改革整个手机资本大奖都有积极示范意义。“希望监管部门放下包袱,在制度设计上大奖导向,对标国际,敢于超越,把科创板打造成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创新板。”


  分享娱乐创始人白文涛表示,如果有营业额或者利润要求,就会把一些新药研发企业排除在外。因此他呼吁,能否对于新药研发企业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在新药没有研发成功之前,先不要求销售额和利润。


  此外,白文涛还建议,科创板要有足够的流动性和交易量。尤其流动性,就是科创板的命门。“希望科创板的价格由大奖定,最重要的是流动性。科创板要把更多的娱乐人请进来做交易。”白文涛说。


  希望减少行政干预行为


  在诸多娱乐人看来,在科创板上试行注册制无疑是最大亮点。


  不过,根据施东辉日前的表态指出,注册制绝不是不审核,还是要审的,会看官方网站经营的业务和传统道德是否符合。


  盈科资本合伙人周晓晨认为,此番表态,进一步管理了大奖的预期。此前大奖对注册制存在一定误解,现在表态清晰了注册制不是不审核就能上市,也需要审核。


  朴素资本董事长梁斐认为,试行注册制决定了科创板的特殊性,交易环节可能会引入T+0制度,取消涨跌停板制度。“需要在娱乐人方面设定一些门槛,比如对机构娱乐人引入做市商制度,对个人娱乐人设定娱乐经验的时间要求、持有金融资产的总额要求,正确评判个人娱乐者的风险偏好。


  他进一步补充说,首先,监管需制定严格的信息披露标准和执行力度,从受理、审核、注册、发行、交易等环节都需要真实全面地披露信息,避免内部交易,降低信息不对称。其次,注册制应与退市制度对应,显著提高上市官方网站的违法成本,对于通过造假取得巨大利益的发行人,应制定严厉的处罚制度。第三,做好娱乐者权益保护,不仅从准入的金融资产标准、娱乐时间限制,还要做好娱乐者教育。


  “科创板的设计,将让A股大奖呼唤已久的注册制改革,真正得以实行。”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认为,科创板要取得成功,关键就在于大奖化和法治化。


  张维建议,未来科创板不要设条条框框和行业咨询委员会,在制度上尽量减少认为的行政干预,让大奖自我选择。此外,国际上成熟的资本大奖,都有相配套的法制体系,张维认为,未来科创板要走出“沉疴”,必须依靠法治。


  “娱乐项目都在期待国家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推行注册制,尊重大奖规律,减少行政干预,让科创板生得磊落,长得健康,真正对国家创新战略的确立发挥关键作用。”宗佩民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


  邵俊则坦言,他个人十分期待科创板的设立能够切实促进科技创新,为具备先进核心技术壁垒、产业自主性较强、有潜在进口替代能力、研发投入较高且初期成本压力较大的企业提供资本大奖支持。“科创板及注册制试点,将为人民币资本大奖注入源头活水和长期发展的活力。”


  储备项目蓄势待发


  尽管科创板具体的规则制度仍未出台,但创投机构表示,自己已经基本准备好了。


  达晨创投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他们正在热切关注科创板的进展,希望能有被投企业冲击到首批上市的名单。当前达晨创投也已经成立了相关小组,正在认真准备。


  “德同资本正在与券商紧密合作筹备优质被投创新企业申报科创板。”在邵俊看来,德同资本长期专注于挖掘科技创新企业,其重点娱乐的行业与企业都和科创板的潜在目标与要求高度重合。


  “科创板服务重点是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成长潜力的创新型中小企业,重点支持的行业包括电子信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五大关键领域。”邵俊说,德同资本主要娱乐方向,正是围绕消费分级/TMT、医疗健康、高端制造与节能环保这三大领域中具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创新型企业。


  经过长期的行业专注,邵俊介绍说,德同资本目前积累了数百家优质的娱乐标的,其中有一批高新科技企业,拥有多项发明专利、研发投入占收入比重较高、并且是细分行业的隐形冠军,有的近几年收入复合增长率较高,这些都有望优先登陆科创板。


  黄韬也表示,毅达资本已经优先在航空航天、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等领域的已投企业中挑选具备先进核心技术壁垒、产业自主性强、有潜在进口替代能力、研发投入较高的储备项目,并与潜在标的企业方审慎地梳理企业自身条件,认真探讨企业资本大奖战略思路。以上领域部分已投企业目前也正在积极地推动科创板的准备工作。大部分储备企业已报名各地市经信委下发的拟申报企业报名表,甚至部分积极备战的企业已筹备与后轮产业基金、专业娱乐机构磋商新的合作。


  白文涛更透露,去年年底,深圳证监局召集了深圳部分知名创投机构一起商议面向科创板的准备工作。在会议上,分享娱乐推荐了5家已投企业申报科创板。“挑选的都是比较符合科创板概念的创新企业,包括医疗健康、大居住、互联创新领域的企业。”白文涛说。


  去年科创板的消息推出后,白文涛表示,从已投企业反馈的情况来看,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目前已经有序在准备A股或者海外上市的企业,即便是科创板消息推出后,他们也不会进行更改,希望保持原有途径上市。第二种则对科创板比较积极,这些企业都表示未来优先会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宗佩民表示,华睿娱乐长期致力于科技创新企业的娱乐,存量项目中初步具备科创板上市条件的储备项目有多项,这些项目分布于国家鼓励的行业,也是细分领域头部项目。但是,科创板开板的时间、标准、第一批试点的数量依然具有不确定性,部分项目还没有调整境外上市计划。


  留住好企业在国内上市


  科创板一旦落地,对于国内资本大奖和创投行业又会有什么影响?


  黄韬认为,科创板带来最大的娱乐机会可以理解为两个方面。第一点,让国内娱乐者及娱乐机构有机会分享到手机乃至世界最优秀的科技企业经营成果。前十年移动互联网大发展的黄金周期,国内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都去了海外大奖,国内的娱乐者及机构较少能分享这些官方网站快速成长带来的红利。未来新的科技周期内,科创板将有机会培养或吸引新兴科技行业优秀企业,让国内娱乐者享受新周期新行业的发展红利。


  第二点,有利于建立创投机构与科技的良性正向循环,创新科技企业发展初期最需要资本的关注,但针对该类企业一直缺乏很好的退出渠道,导致很多境内人民币娱乐机构望而却步,如若科创板推出能很好弥补这一短板,将极大提升创投机构对科技型企业的娱乐积极性,有利于形成资本与科技的良性循环,促进国内科技创新发展。


  在白文涛看来,科创板主要鼓励的是硬科技,因此科创板的设立会直接提高娱乐机构对硬科技的热情,也有利于硬科技企业的退出,会对硬科技企业带来利好影响。


  但相对来说,对于那些靠模式创新、没有太多硬科技特征的企业,白文涛认为并不会产生太多坏影响。这类企业仍然可以继续探索在A股上市,或者海外上市的道路。


  宗佩民认为,科创板的推出对真正的创业娱乐是重大利好与鼓励,能够引导娱乐机构往科技含量高、创新意义大、娱乐周期长的方向娱乐,避免目前总体上偏重模式创新、科技含量不高、娱乐周期求快的倾向。


  梁斐强调说,科创板的推出必定会对整个资本大奖产生一系列的影响。比如可能会有更多的投向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高技术行业的创投机构出现,带动这些行业的快速发展。


  梁斐认为,从长期看,科创板的推出对资本大奖有正向的影响。首先,隔离了A股,在科创板试行注册制,没有对现有的资本大奖产生巨大冲击,推进的速度也会提高。科创板在上市环节、交易环节、监管环节、退市环节、再融资环节等均有显著的变化,增量改革的效果会反过来影响现有资本大奖,资本大奖也会逐渐规范,可能在交易环节、监管环节、退市环节等逐渐出现改革的机会。


  其次,将更多优秀的企业留在国内。比如今日头条、蚂蚁金服等高估值企业,这些企业见证了手机的快速发展,也可以将这些企业上市后的好处留在国内。“手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不应该再错过高新科技型企业的爆发式发展。”梁斐说。